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瑜昉】Storm's eye 风暴眼

Storm's eye

 

RPS 圈地自萌 全文6k+ 

私设和ooc属于我,他们永远是他们

 大部分梗来自微博>.<感谢各位老师画的重点。

推荐Bgm-3055 纯音乐

 

 

风暴眼,是风暴中唯一的栖息地。

 

尹昉在后台调整领带,准备拍几张照片发给切分音,

 

Blind for love

 

整套西装吸睛的地方太多,背后大面积的刺绣印花,领口纹着的字母,以及,

 

以及领带上的一朵花。

 

尹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意这朵花,以至于在拍摄时都要建议摄影给这部分一个特写。当然最后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就是了。

 

尹昉换第二套西服时脑子里不自觉的想,不知道黄景瑜今天会怎么穿。

那个人一向是衣架子,又高又壮,穿起西装来大概是能杀人的程度。别说是西装,就是在摩洛哥,大家拍戏拍的浑身尘土,满面风沙,黄景瑜依然可以是人群中最靓的那个崽,

 

尹昉常常被他的虎牙晃了眼,有的时候晃得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摸了摸鼻子转移视线。好长的时间不敢再转回去。

“尹老师,怎么啦!”每当尹昉转过头去,黄景瑜总要锲而不舍的问一句,“为什么不看我?!”

 

“哥那么好看,你就当不看白不看呗!”说着,两颗虎牙又偷偷的出来晃人,“哥就只给你看!”

“我比你大六岁,你不叫我哥就算了你还敢用哥自称啊!”尹昉的心又活了起来,笑着踹了踹黄景瑜,“走吧,大家还等着饭呢。”

黄景瑜见目的得逞,就由着尹昉折腾,大包小包提在手上。

 

“昉儿,我错了还不行吗。但是你得这么思考,这个问题你也有错。”

尹昉被略有点严肃的语气引得转了身,直愣愣地盯着黄景瑜。虽然心里也知道对方接下来无外乎抖些机灵说说段子,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黄景瑜动作迅速地把东西用一只手全拿住,腾出的另一只手摸上了尹昉的脸。

 

一阵穿堂风吹过。

 

他们在摩洛哥的集市巷子里,有风,不奇怪。

 

黄景瑜好像被这阵风打乱了节奏,手指在尹昉的脸上摩挲了一下。

 

“呃,你……”尹昉觉得黄景瑜的手如果再不撤下来,就会被自己脸上的温度烫到。

 

所幸黄景瑜很快回神了,将手指并拢,捏住了尹昉的脸。

“尹老师,你太嫩了。”黄景瑜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你这样,我真的说不出口,也就小韩可以昧着良心叫你昉哥了。”

 

尹昉觉得自己的脸要被气鼓了。果然不应该回头!

 

一股脑的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塞进那个嬉皮笑脸的人手中,头也不回的走了。

 

“诶!诶!昉儿!等我!你别生气啊!”

 

尹昉快速地走着,偷偷的笑了。

 

我没生气。

我挺开心的。

 

 

“来,看看这两张行不行?”

尹昉晃神的时候,摄影师拍好了第二套西装的特写。

 

“嗯……这套是全黑的,单拍特写可能有点单调,再帮我拍几个动作吧。”

 

------

走完路过未来的红毯,尹昉急急忙忙地回到后台准备换衣服。

也不知道他们到了没有,尹昉有些焦急。

 

想早点和大家汇合,

想早点和他说说话。

 

整理衣领的间隙,电话响了。

尹昉边轻抚着Blind for love,边笑着接了电话。

 

“你在哪啦?我们现在在去后台的路上。”黄景瑜的声音有刻意压低,周围似乎有点吵。

“我刚换好衣服,马上就过去了。”尹昉边说边准备去后台,“大家都到齐了?”

 

“嗯!我们到后台了!我先挂了啊,快来!”

去后台的路上,尹昉不自觉的在想象黄景瑜刚刚打电话的样子,是会带着浅浅的笑意呢,还是说甚至就缩在人群中捂着嘴,只敢小声的和自己打电话。

 

-------

 

“诶杜江,怎么只有你啊!”尹昉终于到了目的地,看着周围熟悉的人群,不由得再度怀念起了摩洛哥,那样一段可贵的岁月,也许他此生再也不会有了。

 

“景瑜去和林导他们拍照了,你今天这套够花啊。”杜江一如既往地睁着他大大的眼睛,笑意吟吟的,“璐霞在那边,我叫她过来?”

“嗯!”尹昉点了点头,却不自觉的往林导那里看。

 

站在林导旁边的人似乎是感应到了尹昉的目光,对着他偷偷露出了小虎牙。

 

不一会儿,虎牙一晃一晃的朝着尹昉走过去。

 

尹昉又不敢看它们了。

 

“昉儿!好久不见啊!”

两个人已经很久没见了,上一次联络还是在捉羊小分队的微信群里,黄景瑜和杜江一起祝他话剧演出顺利。

 

那时候尹昉还故作傲娇,埋怨两个大忙人抽不出时间。他心里清楚,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在自己身边的,但越是清楚,就越是贪婪。

 

“是啊,你什么时候的飞机?我记得你要进组了。”尹昉打量着黄景瑜,对方今天穿的并没有像自己一样花色复杂,除了……

 

除了领带上的一只蜜蜂。

 

尹昉的心,开始卷起了风。它就这么活了过来,然后在风中盘旋。一阵隐秘的喜悦吹过他的心脏。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缘分,尹昉偷偷瞥了瞥自己胸口上的花。

 

这时候杜江带着蒋璐霞来了,黄景瑜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而尹昉,此时突然想认真的观察一下那只小蜜蜂。

 

于是他弯下了腰,靠近了它。

 

“你这是蜜蜂啊。”尹昉仔细地盯着那小小的一点。

“是啊。”黄景瑜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带。又看了看正认真的尹昉。

他不太懂这只小蜜蜂有什么好看的,但是他觉得认真的尹昉很好看。

微微瞪着小鹿眼,又隐隐的皱起了眉。

 

是太好看了。

 

尹昉的围观让杜江和蒋璐霞也起了兴趣。

 

“我们仨今天算是撞一块儿了,尹昉是花,景瑜是蜜蜂,我别了个蜻蜓。”杜江敞开衣领给大家看,“缘分啊!”

 

“是啊哥!看来我们蛟龙小队的默契还没丢!”黄景瑜又开始和杜江打哈哈,“你这蜻蜓也是够大!”

尹昉直起了身子,抿了抿嘴。

 

“尹昉啊,咱俩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话剧的时候呢!”蒋璐霞笑着说,“哈姆雷特,演的可真好,虽然我没等到你出来就先走了哈哈哈!”

“没事没事。”尹昉笑着摆摆手,“这不还有两个人都没来呢!”

 

“唉昉儿!你就算是这么说,也没有凶的感觉!”黄景瑜转过头盯着尹昉,像是要把他看懂,“下次我有空,就一定会去。”

 

然后他们又笑开了,聊话剧,聊今晚的红毯,聊分别这段日子大家的经历。

 

唯独不去聊今晚之后的未来。

 

 

--------

 

尹昉第二次在等候区的时候,粉丝明显的变多了。

他扭头看着黄景瑜要去不去的样子,有些失笑。

 

“站好。”

黄景瑜一听立刻回头,两人同步训练没白做,回头都和指令似的,整齐划一。

“昉儿你真的很严格。”今天的小六岁也是嘟嘟囔囔的,“好多人都在喊我的名字呢,你听到了吗!”

 

尹昉斜眼瞧他。

“你在想什么我还能不知道?”

 

“去吧,还有一会儿才到我们呢。”

黄景瑜还是有点犹豫,毕竟是电影节红毯,不能随随便便吧……

 

一旁的杜江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犹豫,率先走到一旁和粉丝合影。

 

“景瑜也来呗!”这一声引得身后无数粉丝尖叫不止,在大家的期待中,黄景瑜跑了过去。

尹昉看着黄景瑜的背影,看着黄景瑜高高兴兴的拍照。

 

他决定也去参与一下。皮这一下应该很开心。

 

轻轻吸了口气,尹昉一路小跑了过去。

 

“啊。”

 

黄景瑜放下手机的手尴尬的提醒着尹昉,合照结束了。

 

“不然大家再拍一张?”杜江看着尹昉来了,觉得这个机会不能浪费,怎么说也是他们捉羊小分队的第一张正经自拍啊!

 

“呃……”尹昉挠了挠头,“不用了。”

 

“来拍吧!”黄景瑜又把手机举了起来,招了招手示意尹昉入镜。

 

“我说,不用了。”

尹昉指了指前面,“你看,要准备走了。”

 

看队伍准备移动了,杜江遗憾的和大家说了再见,先回到了队伍里。黄景瑜则是又和大家说了几句,跑回了队伍里。

 

去红毯的路,有点长。

长到黄景瑜差点忍不住问尹昉,刚才为什么不拍照了。

 

还有,

为什么不等一等他。

 

 

------

 

今天北京的风有点大。光是风倒是不怎么打紧,偏偏多了许多柳絮,一时间让人迷了眼。

 

尹昉边走边看,轮到红海剧组的时候,柳絮格外的多,被风扬起的柳絮像雪一样,让他有点冷。走着走着,他就不自觉地落下大家一个身位。

 

他突然觉得,身边的风不是摩洛哥小巷的风,不是北京吹絮的风,也不是自己心里的风。

 

身旁是风暴。

 

黄景瑜也落了一个身位,和尹昉走在了并排。

 

尹昉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在看自己。于是就默默地走到了璐霞的旁边。

即使忍着没有回头再去看黄景瑜了,却还是能够感受到风暴的威力。

 

像是没有尽头的,席卷着尹昉的一切。

 

 

红海剧组理所当然的吸引了很多目光,一群人浩浩荡荡走到了签名区反而开始手忙脚乱起来,这个没有笔那个挤不进。黄景瑜仗着人高腿长,在最上面签好了名。顺眼向左下角一看,发现了尹昉的签名。

 

左转270°,果然,老艺术家背着手,非常认真的在看大家签名。

 

“喏,给你。”

“我刚刚已经签过了,这次就不用签啦。”尹昉摆了摆手。

 

“尹老师,都说事不过三,你今天可算是拒绝我两次了是不是?”黄景瑜低声地说,同时快速的把笔塞进尹昉手里,“签吧。”

 

尹昉拿着笔,一如既往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快速的在下方草签了一下,尹昉准备站到老位置,余光却瞥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跟着自己朝这个方向来了。

 

下意识留了一个身位。

 

“今天的柳絮可真多。”黄景瑜揉了揉鼻子悄悄地说。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像雪。”尹昉看了看黄景瑜红红的鼻子,心里腹诽为什么这个人明明看起来五大三粗,却可以这么可爱呢。

“走吧,一会儿就好了。”

 

好不容易顶着痒痒的鼻子走到了采访区,黄景瑜觉得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

身边的尹昉似乎被这场“雪”迷住了,总要分神盯着那一点点白。

怎么昉儿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挺享受啊。

 

所幸过了一会儿,大家就开始介绍自己。

 

尹昉从善如流的介绍完了自己的角色,把话筒递给旁边的人。

 

感觉时间有点久,话筒还是在他的手上。

 

正准备转过头催促,手指就触到了一片温热。

 

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轻轻的,蹭过了他的手背。

 

话筒被黄景瑜稳稳地拿在了手上。尹昉微不可查的笑了。

 

 

“今天的柳絮可真多。”结束了介绍的黄景瑜又开始说小话

“你刚刚已经说过啦!”

“我这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嘛,唉你的电影是不是明天展映?”黄景瑜觉得鼻子终于不痒了,低下头来专心听回答。

 

尹昉微微的扬起头,眼神不自觉的跟着一片飘到黄景瑜头上的柳絮,缓缓开口。

“是啊,我明天还有发布会呢,路过未来的。”

 

“可惜,又错过了,我明天早上的飞机。”黄景瑜抱歉的笑笑,“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嗯,没事的。”

 

他们仍然保持着一个低头一个抬头的姿势在小声交谈。

 

尹昉想着,不论是哪样,我都已经习惯了。

 

错过也是。

这么说话也是。

 

他的心脏被风暴挟持,不知如何是好。

 

------

 

尹昉一脚刚准备踏上台阶,就冷不丁地听到了王家卫的名字。

 

“啊!王家卫!”尹昉回头睁大了眼,想看看偶像的样子。

唉,真是太可惜了,自己要跟着剧组。

 

他转回头,想和黄景瑜说一下他的遗憾,没想到黄景瑜正和杜江聊得开心,已经走上去了。

 

那好吧。

 

现在尹昉也不知道自己的遗憾更多的来自哪里了。

也许是因为他现在连大脑都已经被风暴摧残得一塌糊涂,没办法理性的思考任何事情。

 

他默默地跟在黄景瑜背后,听着他和杜江的谈话。

他今天看起来好像很高兴。

 

狙击手和观察员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分开作战。

更何况是他和黄景瑜呢?

 

所以他们在不在一起,都是一样的。

 

 

林导被请上台的时候,背景音乐出现了黄景瑜特有声线的碧海蓝天。

在掌声中黄景瑜有些些不好意思起来。

“昉儿。”

“嗯?”

“刚刚那句是我唱的,听出来了没?”

 

尹昉看着黄景瑜像大狗期待出去遛街一样的看着自己。

“听出来啦,听出来啦。”尹昉哄小孩一样哄着黄景瑜,“美得你。”

 

“那也得是老艺术家夸我,我才有的美啊。”黄景瑜的虎牙又偷偷地跑了出来,“等会儿一起吃饭?”

 

“嗯……不了吧。”尹昉下定了决心,要携带着自己的心躲进风暴眼里。

 

“昉儿。”黄景瑜突然靠近他的耳侧,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严肃。

 

“事不过三。”

 

 

尹昉觉得逃离风暴太难了,他的整个世界被席卷,一点完整的都不剩。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他保护不住自己。

 

而最糟糕的是,

风暴对每个人都一样。

 

-------

 

散场后林导定了一个小包厢,说大家难得有缘在北京一聚。

 

大家都有点感慨,从一开始的被挤排片到一路逆袭,虽然也有把握电影能够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是那几十天的提心吊胆仍在心中挥之不去。

 

所幸大家的付出都有了回报。

 

尹昉看着身边因为没有饺子而准备撒泼的黄景瑜,感到十分无奈。

“杜江啊,咱俩换个位置吧。”尹昉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要让霞姐批评一下我话剧的表现!”

蒋璐霞闻言瞪大了眼,急忙摆手表示尹昉的表现很完美,完全不需要批评,又说如果是译哥的话大概才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叮嘱。

 

救命稻草没了。尹昉只好乖乖吃饭。

 

“昉儿。”黄景瑜吸了吸鼻子,似乎还没有从漫天的柳絮中走出来,“饺子。”

 

“明天也可以吃饺子呀,这家太晚了没包了。”尹昉最终还是敌不过在风暴中逃窜的心,摸了摸黄景瑜的头,“乖呀,别喝了,全场就属你倒的最快。”

 

“我可没倒!”黄景瑜今天一直在致力于和尹昉说小话,明明是一个公共的空间,明明所有人都在场,明明这些话随便和谁说都是一样的。

 

风暴选择了尹昉。

他声势浩大,却又在熙熙攘攘中让自己变得隐秘,只为了去伤害一个人。

 

 

“我没倒!”他重复了一遍,“我什么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呀?”尹昉突然很想听听看风暴有什么自白,也不枉费他在其中折腾了这么久。

 

“我知道你话剧演的什么,我刷微博了。我知道你明天有电影,预告我也看了。我还知道你今天生气了。”黄景瑜越说越小声。

 

“我没有生气。”

 

“还有。”

黄景瑜打断了尹昉。

 

“你今天都没有叫我。”

 

尹昉皱起了眉,仔细思索了一番。

“我怎么没叫你啦,我没叫你是怎么和你说的话?”

 

“你没有,你就是没有!”

 

尹昉这下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本来一米八七的大个子就有够呛人了,再加上这股奶劲儿,一时之间真的很难摆脱。

 

黄景瑜靠在尹昉身上,又对着杜江开始囔囔,最后全桌人都知道他喝醉了,而且还可怜巴巴的没有饺子吃。

 

到饭局结束,黄景瑜成了不折不扣的话唠。

 

 

大家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的散了,尹昉把黄景瑜架上了保姆车,也准备回酒店。

“昉哥,不然就一起走呗,这个点了也没人了。”

 

尹昉想了想,摇了摇头。

“没关系,酒店里这儿不远,我自己回去当醒醒酒,还得准备明天的发布会呢。”

尹昉探进车里给黄景瑜掖了掖衣服,随口问道:“你们明天几点的飞机啊?”

 

“早上八点多的吧,看他这样也不知道起不起得来。”小韩有点担忧。

 

“那你们快回去吧。”尹昉从车里出来,“明天别耽误了。”

 

 

目送着车子远去,尹昉觉得自己终于逃离了风暴。

 

明明今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自己却像是经历了一场最浩大的战争,精疲力竭。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剧烈的拉扯自己。这样的感觉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

 

尹昉罕见地刷起了微博,看到了许多摄影师发的照片。

 

北京的晚风很冷。

 

尹昉不自觉的想着,到底是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摩洛哥太过美好,才只会有微微的穿堂风划过心上。

也许是因为巷子太过狭窄,尹昉才会误以为,这阵风只吹过了自己,再没有别人了。

 

但是现实很残忍。

 

蜜蜂与花不是暗号,也会有蜻蜓路过。

黄景瑜给自己打电话的表情既没有笑意,也没有期待。

 

 

最糟糕的是,自己今天拒绝了他三次。

 

 

“你今天……没有叫我的名字。”黄景瑜有点委屈,“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呢?我觉得很好听。”

 

“昉儿,说一说嘛,叫一叫我。”

 

尹昉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在讨论自己的家事,好不热闹。

 

最后,尹昉笑了笑说。

 

“你说的是你的名字好听吧,美得你。”

 

 

事不过三。

尹昉迈入酒店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天空。

 

空中没有柳絮了,

他也没有机会了。

 

 

 

------

 

黄景瑜第二天早上是在小韩的疯狂催促中起床的。

 

“别叫别叫,哥头痛着呢!”急急忙忙开始洗漱,黄景瑜想起自己昨天好像是断片了,“哎,昨天是谁送我出来的啊?”

 

“还能是谁?昉哥啊!”小韩有条不紊的清点行李,“你真应该和昉哥说谢谢,昨晚你那个样儿,扛起来太费劲!”

 

“啧!你还好意思嫌弃我了啊!”嘴上这么说着,黄景瑜有些担忧。

昨天尹昉好像是生气了,回头自己还喝醉了,给人家惹这么多麻烦。

 

但是担忧归担忧,黄景瑜还是挺开心的,有了一个话头给老艺术家打电话。

 

但是接通了以后要说什么呢?

黄景瑜停留在拨号页面迟迟不敢按下去。

 

是说昨晚麻烦了?

还是说昨晚没吃到饺子,希望改天回北京的时候能吃上?

还是说其实昨天的柳絮虽然弄得鼻子痒痒,但是还是挺美的?

 

都不是。

 

黄景瑜愣神的时候,电话已经播出去了。他急忙想挂,但是对方已经接通了。

 

“喂?”

尹昉的声音依然温和,醇厚的像酒。

 

“呃,我是想和你说……说……”黄景瑜觉得心跳咚咚咚的快,有什么话想要说出口。

 

“你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是笑了,在等他的回复。

 

“嗯……昨晚,谢谢你扛着我啦。”

不是。

 

“还有,虽然我错过了你的电影发布会,但是我在广州会去支持的。”

也不是。

 

“还有,你欠我张照片啊!”

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拍照。

 

“昨天红毯走的也迷迷糊糊的,都没来得及和你好好说话。”

为什么不想和我一起走,为什么不愿意等等我了。

 

“下次有空出来吃饭啊。”

我想说。

 

“好。”电话那头连答应的声音都是慢慢的。

 

“嗯……昉儿,那个……”

 

刚刚那些都不是我想说的。

 

我想说的其实是

 

“我……”

 

 

“景瑜。”

 

“啊?”黄景瑜猝不及的抖了一下,恍惚间,他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

 

“先这样吧,我要去准备拍照了。”

黄景瑜好像可以想象到尹昉此刻脸上的温柔。

他就像待在一个平静的风暴眼里,不论自己怎么耗尽一切,毁天灭地,都无法接近那里一步。

 

“嗯。好。”

 

风暴完成了对这个世间最后一次洗礼。

 

“那,再见啦。”

 

而风暴眼依然平静如初。




--------------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我真的不懂我自己,一样磕着红毯为什么我这么丧QAQ

希望大家不要打我呜呜呜呜

我觉得我的文笔真的太差,这篇整整写了三天,依然雷人雷语。

这大概就是一个 一方想逃离,而另一方觉得其实你一直在我无法到达的地方 的故事吧……


这篇视情况会有后续的吧QAQ或者修文什么的不知道


就这样,顶锅盖跑路了……


------

早上起来看到大家的评论超开心qwq

如果有戳中大家的点希望给我一个小评论哇(σ゚∀゚)σ

超喜欢评论的我˃̣̣̥᷄⌓˂̣̣̥᷅

不多说了我去磕新花絮!

顺懂海景房房贷还一辈子!

------

我觉得这是双向暗恋!

起码大家可以这么看嘛|・ω・`) ……


 
评论(54)
热度(248)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