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贺新】我的男友是千岁狐 -3

我的男友是千岁狐-3

 

-各种私设有

-结爱和路过未来都没有研究透彻

-OOC是我的

-前文走 🍁

 

新民在办公室外坐立难安。

贺兰静霆正在里面和经理洽谈赔偿事宜,门的隔音不差,新民只能隐约听见经理讨好的声音,贺兰静霆偶尔说上两句还被经理迫不及待地打断了。

 

反正该多少也是他赔。新民没好气的想,要不是贺兰静霆拽了自己一把,现在又不会有这么多事儿了。

 

虽然很想逃跑,但是新民最终还是留下来了。

 

里面的人似乎是终于结束了话题,新民活动了身子,站起来等着贺兰静霆出来。

这一幕让他觉得有点恍惚。

 

就像是他和贺兰静霆从来没有分开,他们依然是那对从晨光熹微走到星夜漫天的少年人。每一次他回家,贺兰静霆总是会在小路口等着他,然后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完剩下的路程。

 

那个时候新民还小,他不知道家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也无法预知没有贺兰静霆的未来。

 

一眨眼,他们分开的时间也已经超过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了。

 

“走吧。”贺兰静霆摸索着出了门,凭着气味知道新民就在他面前,“我送你回去。”

 

“不了。”新民摆了摆手,又意识到对面的人看不见,“我一会儿还得去别的地方。还有……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回头我慢慢把钱还给你。”

 

贺兰静霆抿了抿嘴,似乎不太高兴。

“你不用还我。”顿了顿,“你如果真的想还,那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说完也没有给新民拒绝的权利,直接抓着人走了。

这一次,他抓的很准,也很紧。

 

新民心里打鼓,他猜测贺兰静霆是有话要和他说。

说实话,如果是当时的他一定会想要听个究竟。但现在的他不会了。有些东西注定不可追,一个错误如果已经延续了十年之久,事到如今早就无可挽回,又为什么一定要解开呢?

 

新民反反复复的用这个理由催眠自己。

 

所有的解释,说明,都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贺兰静霆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坐进和自己格格不入的轿车,新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贺兰静霆出他意料的沉默,似乎真的只是想送他回家,并不想有任何其他联系。

 

终归还是自己想多了。新民有些沮丧的抽了抽鼻子。来这里打工的这些年,他也算是什么都经历过。一开始被人骗,风餐露宿;到后来和药头斗智斗勇,虽说自己没折进去,但也做了不少缺德事,害了不少和他一样苦苦挣扎的人;现在耀婷又病了,急需用钱,这阵子的焦头烂额像是对他做这么多错事的报复。

 

每一件事都像是稻草,无限制地压在新民身上。

但是他每次都坚强的站了起来,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流泪。

 

现在新民懂了,不是因为他坚强,而是因为他没有碰到最后一根稻草。

贺兰静霆就是那根稻草。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今天他已经鼻酸了两次了,而贺兰静霆甚至没有和他谈论过去,就把他拖入了无穷的回忆里。

 

那些温暖又甜蜜的回忆,此刻炙烤着新民的心脏,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渴望重新回到那段时候。他是甚至以还钱为借口,想再次和贺兰静霆建立起联系。

 

往事不可追,但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和贺兰静霆从现在开始,有小小的牵连。

 

新民心里放不下的那部分大声呐喊:放弃吧,你还是放不下这个人。

 

但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再拿起了。新民有些绝望地想着。

---------

 

出租屋离摄影棚不会很远,不一会儿就到了。

 

“不用开进去了,里面地方小,车不好开出来。”新民在车里天人交战了半天,最后还是要面对分离,“今天谢谢你了,再见。”

 

新民下了车,发现贺兰静霆也下来了。

 

“你来。”贺兰静霆把没有拿着拐杖的手举起来,“你牵着我,我陪你走进去。”

 

这到底谁陪谁啊……

尽管心里觉得好笑,但新民还是迅速地跑了过去,拽住了贺兰静霆的袖口。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儿?”憋了半天的话终于说出口,新民看着贺兰静霆无神的双眼,心情有些复杂。

 

“我们那儿的一点遗留问题,不碍事。”贺兰静霆微微笑了笑,“就是平常得戴着墨镜,不太舒服。”

“噢……”新民知道贺兰口中的‘我们那儿’指的是他们狐仙界。

关于狐仙,新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们其中的一些会伪装成所谓的召唤妖怪,骗那些相信他们的孩子。最后再把他们的肝吃掉,来提升他们的灵力。

 

新民曾经就是受骗的一员。

 

 

“新民。”贺兰静霆打断了他的回忆,“快到了么?”

“啊?哦,嗯。前面就是了。”新民松开了贺兰静霆的袖口,“你送到这里就好,你现在这样也不方便再往里走了,里面的路有点绕,一会儿你可能就走不出来了。”

 

贺兰静霆思索了片刻,复而又笑了。

 

“那你就收留收留我吧。”

“天就要黑了,新民。”

 

新民突然生出了错觉,仿佛能够感受到贺兰静霆注视着他的目光。

 

“天就要黑了。”贺兰静霆重复了一遍。

 

“带我回家吧。”



——————————————————


我算明白了,我根本不适合白天写文……我注定秃头……

啊我觉得这一对越写我越心疼QWQ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最近吃了很多小甜饼XDD然后发现我根本不会写甜文QAQ明明可以很甜的但是我就是,弄得又怪又纠结。每次写来写去好像都差不多ORZ还很喜欢长篇大论……

想写那种滔天巨浪后依然相依的爱情,但是写的真的菜!

所以更加感谢阅读的你们❤


不过感觉也没什么人看了₍₍ (̨̡ ‾᷄ᗣ‾᷅ )̧̢ ₎₎


但是搞CP还是很令我愉悦的哈哈哈希望我早日修炼成甜文写手!


然后狐仙大人要开始碰瓷啦x 火速围观XD





 
评论(10)
热度(137)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