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瑜昉】酒酿圆子 (下)

-终于生出来了!!!终于!!!!!

-感谢大家的喜欢QAAAAAAAQ

-感觉小甜文练习好像成功了!

-这章我写的自己都哭了

-前文 (中)


尹昉后悔了。

 

如果现在时间可以倒退几小时,他一定答应黄景瑜的要求,说什么都不和他分开。

 

比起疼痛的增加,更让尹昉感到难受的是看不见黄景瑜。

 

这不是omega需要alpha的本性,而是尹昉需要黄景瑜的本能。

 

在这里他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是他一个人的战场,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

尹昉觉得自己好像又做回了李懂,面对着罗星的受伤不知所措。这时候的发展又和电影不太一样,海盗并没有停止攻击。

他看着罗星痛苦地倒在地上,无可奈何。

 

除了去战斗,他别无他法。

 

尹昉又咬牙扛过了几个来回的疼痛,摸了摸肚子,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

 

在疼痛的间隙,他突然就想起了刚发现自己有宝宝的时候。

 

那时候十一黄金周刚过不久,天气渐渐凉了,供暖又还没开始。尹昉只觉得整个人都要与床铺融为一体,伴着些些凉意,睡的又舒服又深沉。

 

黄景瑜回家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尹昉忙碌的身影,也不是他蜷缩在沙发上看电影,更没有满桌的饭菜。客厅里只留了一盏小灯,微微昏黄带来了更多的睡意。

 

黄景瑜估摸着是自己回来晚了,尹昉收拾收拾先睡了,就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

房间里铺了薄薄的地毯,也是为了尹昉喜欢光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时候不要着凉。当初挑毯子的时候黄景瑜简直比身边的处女座还要挑剔一万倍,最终才选好了这个材质的。

 

床上的团子有微微的起伏,看样子是睡的正甜的时候。

 

黄景瑜慢悠悠地挪到床边,亲了一下那人露出来的小脑瓜。

 

“嗯……”尹昉动了动,算是清醒了点,“你回来了啊。”

 

“嗯,你刚睡?我吵醒你啦?”黄景瑜顺势坐下了。

自己家的小兔子哪都好,就是最近到点困这个问题十分严重。搁以前都是忍忍,最近变得各种闹腾撒泼,什么时候困了就是要什么时候睡。

 

为着这个问题黄景瑜也没少伤脑筋,倒不是他不爱抱着尹昉一起睡。但是大好时光都睡过去了也是浪费啊!

 

“没呢。”尹昉有些心虚,“我晚饭还没吃,从下午迷迷糊糊到刚才。”

 

“你没吃晚饭???”黄景瑜惊了,“昉儿,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你这一天到晚犯困的,睡是可以睡,睡到饭都不吃是不行的!”

 

“我没事啦,就是秋天了。总是,会困一点的。”尹昉下了床,边往门口走边打呵欠,“来,你想吃什么我现在给你做。”

 

黄景瑜坐在床上没动,尹昉回头看他。

看了半晌也没个结果。

 

“景瑜……你怎么不动啊?”

 

估计又是在撒娇。尹昉笑了笑,准备走过去拉黄景瑜起来。

 

“砰——”

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尹昉摸了摸头,盯着前面的空气。

 

那里有堵墙。

 

尹昉猛地拍了拍,听到了手砸在墙体的声音。

 

他大声呼喊黄景瑜,希望他可以有所反应。

但是黄景瑜仍然没有任何动作,他听不到尹昉的声音,也看不到他的人。

 

“景瑜!景瑜景瑜!”

尹昉简直要急疯了,他很害怕,明明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近,但是就是无法靠近对方。

 

无法真真切切地抓住对方的手,无法严丝合缝地拥抱。

 

“景瑜……”尹昉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了。

 

 

 

又突然,一阵剧痛袭来。

 

猛地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告诉尹昉,刚刚只是个喘息间隙的梦境而已。

 

肚子的宝宝似乎变得急不可耐,想要快点结束漫长的旅程,快一点看看这世界。

 

尹昉几乎失去了计算阵痛时间的能力,只能凭感觉推断阵痛的频率又提高了。他轻轻摸了摸肚子,心却像掉进了无底洞。

 

一直坠落一直坠落,没有尽头。深呼吸了好几次也没能改善。

 

尹昉觉得自己的眼眶湿了,而且这不太像是生理性泪水。

 

他现在实在是太需要,太需要黄景瑜了。

 

 

趁着助产士来检查情况,尹昉问能不能和家属说说话。

 

“不需要送东西,只需要说说话吗?”助产士是个很温柔的beta,大约是看出了尹昉的紧张,再加上现在待产室里只有尹昉这一个omega,就很痛快的答应了,“你稍等,我出去叫人。”

 

其实从助产士出去叫黄景瑜,到黄景瑜走到对讲机前,前后不超过两分钟。

但尹昉却好像在这两分钟里,看着黄景瑜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慢慢地走了过来。慢到他觉得黄景瑜可能不会来了。

 

他又想哭了,但是这时候哭对宝宝不好,于是他只能硬生生地憋着。

 

助产士走进来,示意尹昉可以说话了。

 

尹昉吸了一口气,还是没能把那种担忧和无助憋回去。

 

“景瑜。”

 

“我有点害怕。”

 

-----------------------------------

 

黄景瑜后悔了。

 

为什么自己练的是巴西柔术而不是什么跆拳道截拳道之类,关键时刻可以破门而入的格斗技。

 

听到尹昉声音的那刻,他连话都忘记回,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冲进去。

 

尹昉害怕了,他更害怕。

 

“景瑜……”

 

“我在我在!”黄景瑜终于回过神,“昉儿你不要怕,我就在这里!”

 

“但是你进不来呀……”

黄景瑜似乎能听到尹昉轻微的叹气,心里更加着急。

 

“昉儿你别怕,你等会儿我!我现在就去找医生问问能不能放我进去!”

 

“诶,别。”

 

黄景瑜停下脚步,复又回到对讲机前。

听着尹昉的声音有气无力,估摸着是刚才在里面疼的狠了。

 

黄景瑜的鼻子酸酸的,想着尹昉在里面肯定忍着不哭,于是自己也拼命忍着。

 

“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这儿不让进的。”

 

“我知道。”黄景瑜开口发现自己因为憋着哭声音有些奇怪,清了清嗓子道,“你不要害怕,我就在这,你想什么时候听我说话,想和我说什么,都可以。”

 

“你是不是要哭了?”

 

“……哪能啊,你在里面这么辛苦都没哭,我在外面轻轻松松的人哭什么。”黄景瑜抹了抹眼泪,尽力不让声音有什么波动。

 

“其实……”尹昉似乎是在思索什么,又好像也哽咽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痛。是很痛,但是,但是也不是熬不过去。”

 

“可是,看不到你,我实在是太难受了。”

 

尹昉终于哭了。

 

“我知道你就在外面,你肯定就在。可是我们就隔着这样的距离,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好像都不太对。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我想听听你的声音。你进不来也没关系……”

 

黄景瑜听尹昉在里面哭的语无伦次,自己也很不争气地哭的更厉害了。

 

他们的一切都来的太快了。

黄景瑜还很年轻,他会恋爱,也会照顾人。但是他还在学习怎么给人安全感,怎么面对婚姻,这一切都很难。难的超乎想象,有的时候黄景瑜会思考在这样缺乏安全感的危机下,他们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昉儿……”

 

“景瑜。”尹昉顿了顿,“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爱我。”

 

黄景瑜也终于哭出声音了,他一点点的抽噎着,组织不出语言。

 

“昉儿,我……”

 

“诶,他的阵痛又开始了。”助产士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您需要先出去继续等待,一会儿有需要的话我们会呼叫你的。”

 

黄景瑜哭的有点发懵,边擦眼泪边往外走。

 

他决定等尹昉出来,面对面告诉他。

 

要说谢谢的人其实是自己。

 

-----------------------

 

就这么断断续续地又折腾了几小时,转眼间到了下午。

 

待产室门口的alpha渐渐多了起来,气味也五味杂陈的。

黄景瑜找了个没什么人注意的角落蹲着,越发焦急的等待。

 

中间尹昉只要他把一些补充体力的食物送进去,之后还签了打无痛的通知书,然后就再也没有过呼叫了。

 

即使知道打了无痛以后的omega都会睡一会儿,黄景瑜还是忍不住担心来担心去的。

 

“老大,我看这孩子还是随你。”小韩拿着晚饭招呼黄景瑜好歹吃点,“从半夜折腾到快天黑。”

 

看着黄景瑜生无可恋的眼神,小韩还是善良地闭了嘴。

 

尹昉在待产室里差不多也只能体会黄景瑜焦急的十分之一。

 

打了无痛之后疼痛稍有缓解,助产士建议这时候可以小睡一会儿,等醒了就差不多是进产房的时候了。

经过了这么久的拉锯战,尹昉早就累的不行,几乎是在助产士走的下一秒就睡了过去。

 

他又梦到了自己是李懂的时候。

罗星已经倒下了,还是海盗还是不断地攻击着海鸟一号。

 

他拿着枪,觉得双手抖得不行。但是还是只能拼了命的开枪,希望可以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眼看着弹尽粮绝,海鸟一号也岌岌可危。

尹昉拿起了罗星的枪,继续攻击。

 

还没有到放弃的时候,他咬紧了牙关。

 

因为有一个不得不回去的理由,所以一定要成功。

 

“砰——”

又是一声撞击,这次是子弹打中油阀。

 

尹昉微微探头,发现是另一架直升机来的支援。

 

是顾顺。

 

 

尹昉再一次从梦中惊醒了。

与其说是惊醒的,倒不如说是又被痛醒的。

 

疼痛已经密集到每分钟一次,每次持续将近20秒之久。

现在尹昉只能维持最近基本的一呼一吸,靠着数数计算时间。

 

在每个阵痛的间隙他几乎是一下就晕了过去,实在是又累又疼。

 

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样的过程,尹昉觉得自己又要崩溃了。

但想起了早上黄景瑜明明哭了却还要骗自己没哭的声音,尹昉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你的味道是酒酿圆子。”助产士再一次过来确认状态,“是很温柔很踏实的米香味啊。”

招呼了身边的护士,助产士摸了摸尹昉的肚子。

 

“大家准备一下,这位omega可以进产房了。”

 

 

真的进了产房以后尹昉反而完全放松了。

 

“你听我说。一会儿跟着我节奏,我让你用力的时候你就用力,尽量不要喊出声来。一是对宝宝的胎心不好,而是浪费力气。”助产士延续着一贯的温柔,“加油咯。”

 

尹昉眨眨眼,表示自己听到了。

 

接下来的过程尹昉完全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要不断用力,周围的人不断地在鼓励他。

 

 

伴着刺眼的手术光,尹昉听到了一声啼哭。

不像电视剧那样哭的夸张,是那种奶奶地,惹人怜爱的哭。

 

尹昉看着那个小小的,红彤彤的宝贝,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这是一个无比幸福的时刻。

 

“六斤三,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噢”助产士把小团子小心地放在尹昉身边,“刚刚出生的宝宝闻起来会像omega的信息素,等到长大了才会有属于自己的味道*。”

 

尹昉亲了亲女儿的头顶,觉得自己旁边放着一碗超大号的酒酿圆子。

小圆子白白的,软软的,除了可爱以外尹昉暂时想不出别的词来完满的概括。

 

留观了一小时,尹昉和宝宝准备被推出去了。

 

尹昉觉得离那道门越来越近,心也开始砰砰地加速。

 

他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为了这一刻等待了太久太久了。

 

周围的声音嘈杂了起来,有人围了上来,抓着尹昉的手不肯放开。

 

“你看,我就说。”

尹昉的眼睛亮亮的,笑出了兔牙。

 

“你肯定哭了。”

 

黄景瑜看着从鬼门关回来的尹昉对着他灿烂地笑着,又看到他身旁小小的一团。

 

在外面哭了一个多小时,也没什么丢人的吧。

 

“昉儿。”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在千万人中停泊在此,与我共度余生。

 

END


---------------------------------------------

*是私设

QWQ这篇番外就结束啦!比预想中的多写了好多好多!写到对讲机的时候我也哭了,我也不知道我写没写出来那种感觉,反正我自己感动的不行XD

因为爆字数了所以本来给月牙取名的情节就留给下一个番外啦!

正文也有稍微提到其实两个人的进度还是挺快的,所以安全感这个东西不是这么快就能有的qwq

能坚持下去,是因为爱啊❗️❗️❗️

一个番外我写了快1w,话多真的腰酸背痛。。。

中间就是,一开始确实是发现🐰怀孕的时候,后半段就是梦啦!


谢谢大家喜欢这碗酒酿圆子QWQ

食用完来留言打分吧˃̣̣̥᷄⌓˂̣̣̥᷅想看大家的评论!

这次终于可以不用紧张了!嘿嘿嘿!

 
评论(35)
热度(339)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