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瑜昉】Magical future -11

瑜昉  ABO  生子

私设与OOC如滔滔江水

前文戳底下tag Magical future

 

私设尹老师只比鲸鱼大3岁,即拍摄红海时鲸鱼25岁,尹老师28岁。

 

Summary:尹昉意外地去到了未来,紧接着他发现一切都与他料想的完全不同。

 

 

黄景瑜冷笑一声。

“让开。”

 

“黄景瑜,你以为无视我的话你就可以自欺欺人吗?”对方往右挪了一步,朝前面撇撇头,“去吧,等到他们问你为什么今天尹昉没来的时候,你要怎么回答。”

 

干你屁事。

黄景瑜加快了脚步,不想看到那张惺惺作态的脸。

 

“要不这个问题我就帮你想好答案吧。”声音虽然越来越远,但是却变得异常清晰,“因为某些人把他困住了。”

 

“我说了,我从来没有限制过他的自由!”黄景瑜终于忍无可忍的回头,从上次在剧院见面开始,这个人张口闭口对着自己就是说什么自己把尹昉绑在了身边,根本没有给予他自由。

 

说他根本就不明白尹昉想要的是什么,享受的快乐是怎么样的。

 

可就是这样的人,面对尹昉的时候仿佛完全变了。变得温和有礼,和蔼可亲。连带对着黄景瑜都是春风满面,仿佛多年好友。

这让黄景瑜觉得恶心。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些话是有道理的。

 

自从有了月牙以后,尹昉出去工作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专心编舞,排舞也都在本地的舞团。一开始黄景瑜也觉得过意不去,决定好好的协调一下两个人的工作安排。但是尹昉却表示北京的舞团的环境是他最熟悉的,而且也有很多熟人就在北京,随时都可以帮忙。

这样才消除了一点点黄景瑜的愧疚。偶尔尹昉要出去拍戏的时候,黄景瑜才会调整工作,在家照顾月牙。只是这样也不能保证黄景瑜在尹昉不在的时候能一直待在月牙身边,所以后来两个人合计了一下,又聘用了一个助理。也就是现在的小林。

 

久而久之,黄景瑜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每次回家的时候,小月牙总会来迎接自己,说今天自己和爸爸做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尹昉不是在准备接风宴就是窝在沙发上看书看电影。看到自己进门来的时候就会放下手上的东西,笑得特别可爱。

 

尹昉的可爱排名里,他的笑容是第一位。

这也是黄景瑜最珍惜的东西。他是真的希望尹昉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他也是真的害怕,尹昉因为对家庭的承受与追求远不同于常人,所以即使是过得很辛苦也绝口不提,毫不表现出来。

 

黄景瑜想过,等到合适的时候一定要找尹昉好好的谈一谈,只是还没到这个时间,自己的忧虑就先被对面的人戳穿了。

 

而且还是以这么居高临下的态度。

 

“我说的从来都不是身体上的自由。”对方显然是料到了会激怒黄景瑜,整了整西服领带,慢条斯理的说,“我说的是心灵。你这种人怎么会了解他的心呢?你们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Alpha只会用信息素来压制比自己弱的人罢了。”

 

“哦?是啊!”黄景瑜走上前去,暗暗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不过多时,就看到对方不是很舒服的表情。

 

黄景瑜挑衅地笑了。

“那也比某些人明明是Beta,却为了可怜的自尊苦苦装A好得多。”

 

“我警告你,你以后少在他面前装作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你可以试试,看他是信我还是信你。”

看着面前的人面孔逐渐扭曲,黄景瑜觉得身心舒畅。

 

他平常很少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来是他不想因为Alpha信息素会给其余性征的人造成压力给人不好的印象或者给别人带来麻烦,二来是因为酒类的信息素本来就不是很适合在公众场合释放。因此虽然信息素的攻击性很强,但是黄景瑜一直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但是该用的场合就得用!

 

黄景瑜走到后台,发现大家正在对首场表演的内容做反思,争取下一次表演的时候更加完美。

 

“诶!是黄景瑜!”有眼尖的演员发现了他,黄景瑜揉了揉鼻子,走进后台。

“大家今天辛苦啦!我代表你们昉昉老师来看你们!顺便把他对你们的鼓励也带来!”

 

大家一听这话自发地鼓起掌来,嚷嚷着要让黄景瑜请吃夜宵。

“对了,小孩子好点了吗?”主演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然这顿就先欠着,下次老师来了你们一起请我们,孩子的身体比较重要。”

 

黄景瑜笑着挠了挠头,解释了下小月牙的病其实不严重,让大家放心。但禁不住大家再三催促着自己回家。最终黄景瑜爽快地表示等到自己和尹昉来看演出的时候一定请吃大餐。

 

“这话我们可记下来了啊!”演员们纷纷站起来,送黄景瑜到后台出口,“早点回家照顾我们昉昉老师和小月牙噢!”

 

“哎哎哎行行行!”黄景瑜重新装备上了自己的伪装,声音从口罩下闷闷的传来,“你们就放心吧!”

 

开车回家的路上,黄景瑜松了口气。

幸好没有人问尹昉怎么没来。不然自己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

 

到家的时候只有客厅一盏小灯了。

黄景瑜小心翼翼地走进主卧,尹昉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一团,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又去了次卧,发现小月牙也是一样把自己裹住,只留下眼睛鼻子在外头。

黄景瑜笑着摇了摇头。这俩人不愧是圆子一家*。

黄景瑜给小丫头理了理被子,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餐桌上留着尹昉给自己的字条。

 

[电饭煲里有汤,想喝的话自己去拿。回来早点休息。]

 

黄景瑜看着纸条出神。

 

咋什么时期的昉儿都知道自己爱熬夜啊?

黄景瑜觉得什么时候要买一点针对黑眼圈的护肤品了,再这样下去可能自己又要被逼着早睡。

 

喝了汤就准备洗洗睡的黄景瑜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美滋滋的期待一家四口的旅行。

直到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现在到底是能搂着昉儿睡呢,还是客气点规规矩矩的睡呢?

 

黄景瑜对着床上的一团发难。

从感情上来说,他是恨不得自己也钻进那团里面的。但是从理智上来说,这样肯定会吓到现在的昉儿。

琢磨了半天,黄景瑜还是决定,先上床再说。

 

动作轻柔的把尹昉的被子也弄好,黄景瑜躺在尹昉身边,觉得尹老师睡着的样子可以排到可爱排名的第三名。

 

“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稀罕你呢。”

黄景瑜还是忍不住钻进了被子,下巴靠在尹昉的头上。

 

“一块儿过日子这么久,你到底是开心呢,还是不开心呢……”

 

“唔……”

黄景瑜吓了一跳,急忙低头看看尹昉醒没醒。

好在人还是睡着的,估计是睡不踏实。

 

重新把人揉进怀里,黄景瑜决定要对28岁的尹昉进行一些问答。这样才能够让他彻底安心。

 

如果尹昉喜欢待在家里,他就给一个家;如果尹昉喜欢自由,他就让他去飞。

 

就这么想着,即将入睡的黄景瑜,听到了尹昉的梦话。

 

“嗯……黄景瑜……”

 

被叫到名字的人顿时睡意全无,紧张的等待不知道还有没有的下文。

 

“还挺……”

 

挺……

挺啥啊!!!

黄景瑜觉得自己快急死了,没想到昉儿说梦话的语速也这么慢。

 

“还挺好看的……”

 

黄景瑜听着尹昉睡梦中真诚的夸奖,觉得自己迈出了第一步。

 

起码在颜值上,已经叩开了小兔老师的心了!

 

得出结论的黄景瑜美滋滋的睡着了,也错过了尹昉接下来时有时无的梦话。

 

 

--------------

 

第二天起来,小月牙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早上起来也都正常。尹昉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在吃食的准备上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炖着小米粥,尹昉觉得今天的黄景瑜格外开心。

 

“你早上想吃什么?”

 

黄景瑜刚想回答“吃你”,就发现不太合适。

雷人的话只好咽下去。

 

“想吃……酱饼!”黄景瑜咧开嘴,“没事儿,我一会儿下去买,这个小区外面还是有挺多好吃的店的。”

 

尹昉点点头,对黄景瑜今天的喜悦莫名好奇。

 

“对了昉儿,你昨晚是不是做梦了?”黄景瑜状若无意的开口,想多听一些尹昉对自己的印象。

“爸爸晚上也做梦吗!”一边等饭的小月牙很兴奋,“我昨晚也做梦了!梦到我再给小弟弟买礼物!”

“你怎么不喜欢小妹妹呢!”黄景瑜揉了揉女儿的头,突然想起尹昉现在怀着身孕,长途旅行好像不太方便。

 

这……

黄景瑜决定一会儿和小韩他们再商量一下,但是心里总有种会被打的预感。

 

“我做梦?”尹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昨晚他是又和黑猫见了一面,可能因为这样所以睡不太踏实,“可能是还没怎么习惯这里的生活,再加上月牙又病了。打扰你休息了啊。”

 

“没有没有!”黄景瑜飞速摆摆手,“你就是说了点梦话。”

 

梦话?!

尹昉有点惊慌。

昨晚和黑猫讲了些这几天生活的感受,印象中还提到黄景瑜很多。

 

他到底听到哪一句了啊……

尹昉转过身去,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因为不管听到哪一句,好像都很丢脸……



-------------------------------

*圆子一家走 酒酿圆子   尹老师的信息素是酒酿圆子味!

啊其实这样时空的交互,有些问题才能解决。

🐳其实不是和🐰生气,是怕🐰在忍耐。其实不管多么幸福的婚姻一定会有问题,而曾经见过类似问题的人会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选择忍耐。

但是这不是🐳想要的。

因为是可以点亮生活的人,所以不想他熄灭掉。


我今晚这是怎么了我不应该是这样的画风………………

前段时间追结爱追的我想把千岁狐那个坑写的开心点,今天看了路过未来我觉得还是先维持那样半死不活的样子吧……但是我大概都想好了!!激动!!!!看我的口水话多不多了!!!!


情敌是个b!大家安心!


 
评论(25)
热度(183)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