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瑜昉】Magicai future -12

瑜昉  ABO  生子

私设与OOC如滔滔江水

 

私设尹老师只比鲸鱼大3岁,即拍摄红海时鲸鱼25岁,尹老师28岁。

 -前文 (11)



黄景瑜离开家的时候还依依不舍,一副尹昉不给抱抱就不走的意思。

月牙挂在黄景瑜的腿上,一副老爸离开就伤心欲绝的样子。

 

尹昉看着面前这对父女,觉得也是没谁了。

抱了抱大的,把小的从大的腿上扯下来。尹昉对现在的生活逐渐熟练了起来。

 

“啊,对了。”

 

黄景瑜回头,期待尹昉会有什么表示。

 

“过几天我要去医院建档。”尹昉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两个月啦!”

 

“这么快了么?”黄景瑜有些惊讶的走回门口,摸了摸尹昉的肚子,“我怎么感觉没几天啊?”

“我刚醒来的时候他就快八周了。”尹昉算了算时间,“可能是你没注意?”

 

“我没注意??”黄景瑜也跟着推算了一下,“我想想看啊……”

突然意识到黄景瑜在想什么的尹昉有些脸红。

 

“唉算了别想了!”尹昉把黄景瑜往外推了推,“你到时候来吗?”

 

“肯定的啊!”黄景瑜又摸了摸尹昉肚子,“小月牙第一次拍照片的时候我也在呢。”

 

“什么照片!我没有看到哇!”小月牙看着自己的两个爸爸,并不知道自己的第一张照片在哪里。

 

“你那时候才,一点点大。”黄景瑜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指了指小拇指的第一个指节,“喏!就这么点,说不定还没那么大呢!”

“哇!”小月牙伸出手指碰了碰黄景瑜的指节,觉得很神奇,“那照片在哪里呀!我想看这么小的我!”

 

“嘿嘿!在老爸这里!”黄景瑜放下包,从里面掏出自己的钱包。

刚准备打开的时候意识到了什么,看到旁边也一脸好奇的尹昉。

 

“诶诶,你不许看!”

“我怎么就不许……”

 

尹昉的抗议还没说完,眼前就一片漆黑。

黄景瑜伸手覆上了他的眼,手心的温度隔着眼皮暖着他的眼睛。

 

“哇!我在哪里!”

小月牙应该是已经看到照片了,但是并没有看懂这些黑黑白白的是什么东西。

 

“等爸爸不在的时候老爸指给你看!”

听着黄景瑜调皮的语气,尹昉觉得很想打人。

 

算了,就是B超照嘛,大同小异的。

尹·吃不到葡萄就要说葡萄很普通·昉觉得很委屈。

 

等到眼前恢复光明的时候,只看到黄景瑜笑的开心的脸。

“你们要记得想我啊!”

 

看着大个子进了电梯,尹昉眨了眨眼。

不就是去个公司,搞的好像多久不回来一样……

 

因为自己毕竟不是这个时候的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尹昉把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家里。闲着没事就研究研究菜谱,和月牙做做游戏,听她给肚子里的小宝宝讲故事。

想来自己也好久没有这么悠闲的过日子了。

 

尤其是在母亲去世之后

关于流浪和栖息,尹昉自认为已经思考过太多太多遍了。

漂泊给了他一定程度上的享受,也给了他勇气去面对现在自己真的可以算是一个人的局面。所以在来到这里之前,尹昉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未来的日子是这样的。

 

有一种温和平实的感觉。

这让尹昉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父母的关系还没有变质的时候。那是一种很简单的幸福,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似乎在哪里都是安定的。

 

真正能够让人停下的永远不会是一个地方,只有可能是一个人。

因为那个人,有了不论去往何方都一往无前的勇气,也有了不惧一成不变的安定。

 

尹昉环顾着这个家,觉得因为黄景瑜和小月牙,这里即使自己的起点也是自己的终点。

 

小月牙正在沙发上抱着可妮兔抱枕打滚,看起来很无聊。

“怎么啦?”尹昉在沙发上坐下,摸摸小孩儿的头发,“怎么不去玩了?”

“我在思考!”月牙又蹭了蹭抱枕,一躺倒,把头搁在尹昉的腿上。

 

尹昉捏了捏她的脸,觉得小孩子的世界真的很奇妙。明明是还不能有完整逻辑思考的年纪,却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心事。

“思考什么呀?”

 

月牙显得有些为难,但是这个问题她想了很久也想不通,可能爸爸会给她答案。

“秦慕说……她的爸爸妈妈要分开了。”

 

尹昉心里一沉,觉得事情可能比想象中的严重。

 

“她最近都好难过呀……在学校里也不好好吃饭了。我找她玩,她也不开心。”月牙玩着自己的小手,“我不懂,爸爸和老爸也经常分开呀,这又没什么关系。爸爸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过了一会儿,尹昉艰涩的开口。

“可能是因为……秦慕的爸爸妈妈分开了,就不会再……就不会在一起了。这和我们家不一样。”

看着小月牙疑惑地神情,尹昉不知道该如何补充。在幸福家庭的孩子眼里,一个家庭的破碎太遥不可及了,要详细的说明几乎是不太现实的。

 

“就是……她的爸爸离开家里以后,就不会再回家了。”尹昉把月牙抱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小孩子现在似乎懂了点什么,眼里有些许悲伤。

 

“那就是说,以后她只能和她妈妈在一起了?她的爸爸再也不回来了吗?”月牙扁了扁嘴,觉得那太可怕了,她没办法想象只和一个爸爸生活在一起的样子。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会非常非常难受的。

 

可能会每天哭,而且吃不下饭。

这么一想,她现在可以稍稍理解秦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了

 

“嗯。”尹昉缓缓的点了点头,“月牙,你在学校多陪陪她吧,让她不要那么难过了。”

 

看着女儿有点垮掉的小脸,尹昉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很多事情力挽狂澜也是没用的,能够做的只有接受,并且适应将来的生活。

 

“没关系的。”尹昉把月牙抱在怀里,月牙的身上隐隐有一股奶酒味,尹昉猜测应该是结合了自己和黄景瑜两个人的信息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多多鼓励她,让她勇敢的面对,好吗?”

 

月牙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她抬眼看向尹昉,眼里有一些悲伤和期待。

“爸爸……”

“你和老爸分开的时候,会不会难过啊?”

 

尹昉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擅长打哈哈,但是这个问题真要深究起来……现在的他是觉得还好,况且在感情里两个人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在一起。彼此都要有自由才是最好的。

 

“可能会有点。”尹昉决定揣摩着七年后自己的心理,真诚的回答,“但是不会太难过。你不是也说了吗,老爸或者我,总是会回来的。”

 

月牙放心的点了点头,从尹昉的怀里出来,跳下沙发。

“那爸爸要答应我!不能离开噢!”

 

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五分。

五月底的太阳没那么热烈,暖暖的照进房间里。

有一部分投射在了月牙的脸上,衬着她的瞳孔微微发褐。

 

那是尹昉第一次发觉,月牙的眼睛很像自己。

 

尹昉看着她,突然很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他不用去考虑之后的事情,也不用辜负他女儿的期待。

 

 

“好。”

 

 

---------

 

黄景瑜面对着小韩和刘铮的追杀,决定维持原来的旅行地点不变。不过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等到尹昉情况稳定了以后再出去玩。

 

在商谈过后,黄景瑜和公司终于达成了共识。

黄景瑜现在依然在老东家工作,虽然大部分资源都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来的,但毕竟人总是有情的,公司稳步发展的同时也没忘记全力支持他。因此黄景瑜也没什么跳槽的打算。这么多年也算是自家人,商量起事情来也好办。

 

打开微信,黄景瑜给尹昉汇报了一下今天的结果。

 

【什么时候去建档告诉我一声,我这边都安排好了,都能挪得出时间。】

美滋滋的等着对方回复,黄景瑜坐上车,去拍摄一组代言海报。

 

这次的海报是香水广告,为了体现香水的特点,赞助商给他在这段小小的广告里安排了一段感情戏。

其实也没什么大动作,就是需要两个人用眼神交流,有点相互引诱的感觉。

等到了现场,黄景瑜才觉得头疼。

 

和他搭档的是最近刚刚有些名气的小花,看这架势是背后有人捧,因此态度上不免傲些。所幸业务能力还成,因此没有太多抱怨的声音。

黄景瑜头疼的原因是,他在这里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该小花依然在做准备工作。

 

这代言人是自己啊还是她啊……

黄景瑜刷着消息,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随心所欲。

 

尹昉没有回信,黄景瑜又顺手发了些表情过去,企图引起对方注意。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黄景瑜闻言抬头,迅速地开始准备了。

早点拍完早点收工回家!

 

“来,我来和你们讲讲这里的一些细节。”导演把黄景瑜和女主角叫到一边讲了会儿戏,又去确认最终的现场布置。

 

“初次见面,我是苏和。”苏和施施然朝黄景瑜伸出了手,“我一直都对你挺好奇的,没想到这次有机会合作。”

“我是黄景瑜。”,黄景瑜礼貌性的握住对方的指尖算是打了招呼。

 

“你怎么不问问我对你是怎么个好奇法?”苏和一向是走气质路线,今天为了符合主题,妆容比较浓,侧头看人的样子有几分妖冶。

 

“能有什么好奇的?这个圈子里七分假三分真,所谓好奇也不过就是想多知道点八卦嘛。”黄景瑜目视前方,满脑子只想看手机,嘴里过了几句敷衍的话,“有些事还是不要深究,保持神秘比较重要。”

 

苏和轻笑了一声。

 

导演招呼两人过去走位,黄景瑜很有风度的请苏和先过去。自己则在苏和定位的时候抓紧时间看了眼手机。

 

尹昉回复了,特别简单。

 

“好。”


-----------------

大家520快乐啊!其实我早上八点半要考试,所以今晚真的写得异常艰难!看在我搞CP这么勤奋的份上,让我过了线代吧呜呜呜呜!

这章还是好像过渡啊,我觉得下一章就可以去拍B超了!待我研究一下拍B超的步骤!早上考完试以后就轻松啦!想写一个金拱门小甜饼~

我去睡啦!大家晚安!


我立了个flag在前面😳

 
评论(21)
热度(183)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