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瑜昉】听风看海树发芽 02

-肥来啦

- 前文  (1)

 

黄景瑜看着面前厚厚的魔药书,感觉异常的悲伤。

 

一年一度的魔法等级考试即将来临,黄景瑜作为一个已经失败了两次了考生,坚决相信事不过三,这一次自己一定能过级。

 

黄景瑜目光呆滞的又翻过一页,感觉面前的咒文已经揉成了一团。门外尹昉和秋秋笑闹的声音逐渐清晰的起来。

他也不自觉挂上了笑容,随即又变得苦涩起来。

 

魔药学一直是他的短板,如果用木板原理来举例,魔药学一门课就能让他木桶里的水流光。

黄景瑜的母亲也知道自己儿子天生和魔药不对盘,因此在黄景瑜第一次参加考试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儿子,魔药学只需要堪堪及格,将其余科目发挥好就是。

 

然而这种策略在黄景瑜参加A级考试的时候彻底失效,随着巫师等级提高,魔药学的比例和难度也不断增加。

 

“精通魔药的巫师一定特别疯狂。”黄景瑜盯着书本上的公式,每次听同伴们议论起以魔药为专长的巫师时,黄景瑜的眼中不是敬仰,而是惊恐。

 

这尼玛简直不是正常巫师干得出来的事!

 

“景瑜!”

尹昉的声音把黄景瑜拽回现实,黄景瑜迅速把书变成了考研英语。在上面寥寥写上几笔。

因为保密协议,黄景瑜对尹昉只说是想参加考研。

 

虽然听上去很扯,但是如果不拿这个借口每天读书的话,黄景瑜今年的魔药学肯定也凶多吉少。

 

“还在斗争啊?”尹昉含着笑意走进书房,“时间不早了,秋秋喝完奶就要睡了。”

尹昉走到黄景瑜身后,揉了揉他的肩。

“你也差不多去休息吧,折腾半天了都。”

 

黄景瑜扁了扁嘴,佯装委屈。

“尹老师~英语真的好难啊!”黄景瑜抓过尹昉的手,十指相扣,“看来我今年的考研路也很漫长啊!”

 

尹昉看着英语书上乱七八糟的拼写,有些失笑。

黄景瑜考研的念头算是突然冒出的。有一天尹昉发现他正窝在角落里苦读什么,拿来一看居然是一本考研英语。

 

黄景瑜当时紧张挠头的样子令尹昉至今印象深刻。

 

“好歹我对象也是个大学老师是不是,我也不能只沾家里的光嘛!要懂得进取!嘿嘿嘿!”

这么一说,尹昉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大学老师只不过是尹昉在人界的一个身份而已,并不代表尹昉在某个麻瓜的领域造诣有多高。

 

当然他在巫师界的成就另说了。

 

尹昉认为,黄景瑜很好。所以他不想黄景瑜因为自己的虚名而承担莫须有的压力。

 

尹昉将手抽出,握了握黄景瑜的手指。

“景瑜,其实你也不用勉强自己。”尹昉斟酌着字句,“我不希望你是出于,除了你自己意愿以外的原因去做这件事。”

 

黄景瑜有点被绕晕了,转身看了看尹昉的视线落在书上,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想什么呢你!”反正一时三刻也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执着于考研,黄景瑜干脆起身抱住了尹昉,把人圈在怀中,感受这平静而温馨的一刻。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尹昉靠在黄景瑜的胸前,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叹了口气。

罢了,烦着今年的考试也快到了,等出了结果再说吧。

 

“爸爸!!!鱼鱼!!!”

秋秋似乎是喝完了自己的晚安奶,正急不可耐的呼唤着自己的两个爸爸。

 

“小调皮鬼。”尹昉笑着摇了摇头,“今晚轮到你给她讲故事啦!”

 

黄景瑜瞅着时机偷了一个吻,尹昉挑了挑眉。

“知道啦!我收拾一下就出去。”黄景瑜坐下合上书本,然而面前的尹昉依然没有动作。

 

魔药书的厚度远超过英语书,黄景瑜如果贸然把书拿起来,会有露馅的危险。刚才尹昉进来的突然,黄景瑜没来得及施完整套咒语。

 

“呃……昉儿?”黄景瑜有些局促,“你怎么啦?”

 

尹昉低下头,不同于黄景瑜刚才轻如羽毛的吻,这个吻裹着浓厚的爱意,衔住了黄景瑜的呼吸。

 

“唔……”黄景瑜觉得心都被捂化了,尹昉并不是吝啬于表达感情的人,但他也有无比热切的一面。

黄景瑜心知尹昉心里应该是有了些负担,更加下定决心要通过这次等级测验,早点结束这个幼稚的谎言。

 

一吻终了,黄景瑜摩挲着尹昉后脑勺的头发。

 

“景瑜。”

 

“嗯?”

 

“不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体的。”尹昉站直了身子,“不论何时,何地,以何种身份,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黄景瑜看着尹昉温和又执着的眉眼,觉得今晚这个近似于承诺的话格外沉重。

对于麻瓜而言,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幻想的,轮回转世,执念缘分,都是麻瓜们能够展开想象的部分。但对于巫师来说,很多事情都是确定的,因为有了魔力,能够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能够分清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实。

 

“好!”

黄景瑜笑的开怀。

 

此时此刻,还有未来的每一刻,他都愿意和尹昉一起。

梦境也好,幻想也好,他会让它们成真。

 

 

----------

 

尹昉看着黄景瑜抱着秋秋进了房间,一天的疲惫涌了上来。

 

魔力等级测试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到目前为止D、C、B等级的考试都已完成。尹昉坐在桌前,揉了揉眉心。

 

前几个测试他都只需要到场巡视一下,即将到来的A级测试才是尹昉疲惫的源头。

尹昉抽出一张空白的羊皮卷,给门前施加了一个结界,然后继续昨晚的思路在羊皮卷上落笔。

 

作为A级测试的正式考官之一,尹昉不仅要负责考试内容的指导和监督,还要负责为自己最擅长的魔药学出卷。

 

本来身为考试的魔导,是不允许参与出卷的,但是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再加上元素家族对巫师协会的投诉,最终魔导们都被分配到了一部分出题任务。

 

尹昉估算着黄景瑜哄孩子的时间,行云流水地写着试题。

 

“呼……”尹昉揉揉眼睛,抖了抖写满了的羊皮纸。

虽然没有看过以往的魔药卷子,但是以他的眼光看来,应该是足够基础了。

 

“昉儿。”

尹昉听到黄景瑜的低声叫喊,将东西收好,解除结界出了门。

 

此刻他真的很感谢黄景瑜母亲在装修的时候建议隔出两间房间作为他们各自的书房,否则隐藏真相还是相当困难的。

 

尹昉边喝着水边看黄景瑜走进了他的小书房,笑着摇了摇头。

 



----------

哇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久不见!

在满屏的赛车里我们魔法界是不是很特别x

七月份一直在忙自己的事,都潜水看文,本来想八月开始更新,然后又碰到了这个好消息!逆反心理使我又想搁置更新!但是其实是因为懒惰QAQ

希望大家还喜欢啊!

也喜欢大家可以从我傻不拉几的文笔里稍微get到我对他们的心意!

狙击手和观察员也好,赛车手和领航员也好,他们两个也好,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么么哒!

不要秃头了!


 
评论(14)
热度(81)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