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听风看海树发芽 03

-前文 (2)


黄景瑜重新在魔药书面前坐定,努力的想看清上面的咒文。

 

啊,还是不行。

黄景瑜无奈的扶额,转念又想起前几天带秋秋去找老妈的事情。

 

 

大概是第一次坐上扫把的缘故,尹秋芽同学显得格外兴奋。裹在黄景瑜的大外套里两眼放光。

 

“鱼鱼飞飞!!!”

 

黄景瑜无奈的看着闺女疯狂乱舞的小手,不得不腾出手来制服她。

“一会儿就到奶奶家啦!到奶奶家再玩哈!”

 

“哈——啾”秋秋皱了皱鼻子权当回应。

 

“哎呀我们秋秋宝贝~~~”

杨希打开窗户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宝贝孙女。

 

“老妈!”

“奶!奶!”

 

 

“什么?你说秋秋现在就有魔力了?”

杨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怀里的小宝贝。

 

“是五大元素之一吗?”

 

黄景瑜看着老妈期待的星星眼,遗憾的摇了摇头。

 

“秋秋的魔力好像和……呃,树苗之类的东西有关。她能让东西长出来,发芽那种。”黄景瑜平常见到的巫师要么是元素巫师,要么就是普通巫师,像秋秋这样的魔力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谓元素巫师,指的是生来能够掌握风、土、水、火、雷五种元素的巫师,除此之外就再无特殊的分类了。

秋秋的魔力似乎不能归于其中任何一种,但她又确实不靠咒语和魔杖就让土豆和小葱发芽了。

 

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这真的是太好了!”

 

“哈??”黄景瑜被自己老妈激动的神情吓到,“你在说啥?”

 

“你还不明白吗!”杨希抱起秋秋满屋子乱转,眉宇之间掩盖不住骄傲,“就算是元素巫师这个说法,也是从有到无的,说不定秋秋的魔力是一个崭新的类别,是巫师们以前都没有见识过的世界。”

 

黄景瑜有点懵了。

确实,混血儿的魔力比纯血更强这个说法在巫师界一直盛行,但由于纯血元素家族至今仍然掌握大部分的权力,所以即便能展现出更强大的天赋,混血儿依然被大部分巫师所歧视。

 

因此秋秋出生的时候,黄景瑜也没抱什么希望。再者说,尹昉并不是巫师,就算秋秋在巫师界闯出什么成绩,也不能和尹昉分享,那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趣呢?

 

杨希看着儿子的样子,大概知道了他的想法。

 

“我说,你也别可惜啦。”

 

“我和你爸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爸觉得不习惯啊?!”

 

黄景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些年自己老爹被删除的记忆还少么?

老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老妈,我不想昉儿错过秋秋长大的每一个细节,也不想他的记忆里缺少着什么。”黄景瑜有些气馁的低下头,“不然我为什么要千方百计隐藏我自己的魔力啊,还每天编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骗他。”

 

“幸好我们家昉昉比较好骗噢,不然我跟你说啊……妈?妈?!!!”

 

黄景瑜说到一半抬头,发现杨希正抱着秋秋对着一盆已经光荣的多肉念念有词。

 

“秋秋啊,奶奶和你说,这是奶奶很喜欢的东西哦~”杨希握着秋秋的小手,轻声地哄骗道,“秋秋这么喜欢奶奶,是不是会帮奶奶这个忙呢?”

 

黄景瑜满头黑线,这是什么反派洗脑现场啊?

 

秋秋看看奶奶,再看看面前瘪瘪的肉们,想起爸爸也曾经拿过这些东西到房间里。家里的那些就不会瘪瘪的,爸爸每天都给它们水水。

 

“奶奶找爸爸!”秋秋拼命努了努嘴,想示意奶奶对症下药。

 

“哎呀,秋秋不要这样嘛!痛快点!来来来!”

 

“妈……”

黄景瑜有点头痛。

 

这里还有人记得他的存在吗?

 

今天也是被亲妈放养的小鱼如是说。

 

 

---------

思绪回到现在,黄景瑜上天下海的摸鱼也不愿意复习一分钟。

 

魔药学真的太可怕了!

 

黄景瑜重重的合上书本,忧伤的走向卧室。

 

尹昉已经躺下了,但是还没睡着。见黄景瑜病恹恹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景瑜。”尹昉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黄景瑜赶紧上来暖床,“我过几天要出差一趟。”

 

出差?

黄景瑜算了算,再过几天也确实是考试的日子,虽然心里舍不得,但也松了口气。

 

“那,尹老师记得想我。”黄景瑜故作傲娇,翻了个身,等身后的人来哄。

 

尹昉戳了戳对象肌肉坚实的后背,觉得这家伙幼稚起来真的没完了。

 

黄景瑜见尹昉不开口,就随着尹昉的手指的戳动扭来扭去。

 

尹昉手脚并用的缠上了黄景瑜。

 

“好啦,想你,行了吧!”

 

黄景瑜露出了邪恶的小虎牙。

 

今天也是成功套路到兔兔的一天!

 

 

 

---------

 

尹昉离开家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对。

 

空气中有魔力浮动。

 

叹了口气,尹昉猜想是前几天给秋秋打的针失效了。

 

“来,景瑜,把秋秋给我。”

 

黄景瑜正忙着制服扑腾的女儿,一时之间有点愣住了。

 

“诶昉儿,你别担心,我搞的定,你赶紧走吧别回头赶不上飞机了。”

 

“爸爸爸爸爸爸!”

尹秋芽小朋友此时嘟囔着喊爸爸,中间还能腾出个空挡吸溜一下口水。

 

尹昉接过秋秋,看着小姑娘在怀里闹腾,尹昉又感受了一下。

嗯,应该能撑到自己监考回来。

 

去监考之前,尹昉抽空带秋秋去了巫师医院,医院表示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折腾了半天,最后给秋秋打了一针。

 

以往秋秋打针都是黄景瑜抱着,尹昉光顾着在边上心疼了,没想到孩子挣扎起来也很难控制啊。

 

尹昉在那时候突然很想念黄景瑜。

 

这还没开始出差呢,要是去了好几天可怎么办啊。

 

尹昉低头亲了一口秋秋的小脸蛋,重新把孩子塞回黄景瑜怀里。

“我可走了啊,你们父女俩好好相依为命。”

 

走出去几步,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

 

“那个,景瑜,这几天我们开学术交流会,所以我可能不是很方便和你联系,你不要担心。”

 

“知道知道。”黄景瑜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记得想我。”




-----------

要考试了,不知道黄景瑜同学紧不紧张。

过阵子的头版头条就是:“震惊!我的魔药学教授就睡在我旁边,怎么偷题,在线等,急!”

 
评论(19)
热度(76)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