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空的话,想来和你谈谈宇宙。

恭喜生活喜提海景房 -5

-赶上小尾巴~~~我们大宝贝尹老师生日快乐!!!

-沙雕婚礼你值得拥有

-希望大家爱我!我需要一些关怀!么么哒!←凑不要脸



01

 

晚上就是婚礼了。

 

尹昉坐在沙发上看着佣人们忙前忙后。

 

啧,一群人白忙活。

 

看着佣人们脸上豆大的汗,尹昉都想告诉大家有空赶紧休息休息吧,今晚之后才有鸡飞狗跳的时候。

但事情还没成,怎么说也不能提前剧透啊。

 

尹昉趁着大家不注意,先溜了出去。

 

等到佣人们忙完,将西装小心翼翼的提到大厅时,发现今晚的主人公之一不见了。只剩桌子上留下的字条。

 

[大家辛苦了,我先去婚礼现场啦。]

 

佣人们这才松了口气,今晚的婚礼是老爷叮嘱着不能出错的,要是尹先生逃婚了,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尹昉当然没想逃婚。

 

不过他也没有想老老实实结婚就是了。

 

到了婚礼现场,尹昉发现来了尹家好几十个小弟,王彦霖混迹在其中打点。

 

啧啧啧,自己才不在几天,老王就混出了这个狐假虎威的样子。

 

另一边都是黄家请来的人,看阵仗大部分都是条子或者商人。尹昉偷偷的过去听了几圈,深深的感觉这年头白道也不容易混,说话夹枪带棒。

 

文明人说话真滴辛苦。

 

“你怎么在这里?”

 

尹昉一惊。

 

卧槽不会吧吗,这就被人认出来了?

 

惴惴不安的回头,发现身后是一个熟悉的大高个。

 

“黄景瑜,你为什么捏着嗓子说话?”尹昉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而且还打扮的这么像抢劫犯?”

 

黄景瑜小幅度的摘下墨镜,示意尹昉到角落去。

 

 

02

 

“hhhhhhhhhh”尹昉笑的大板牙直往外飞,“你亲戚朋友真的有这么可怕啊!”

 

黄景瑜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整的和你家里没那么多人一样。

 

尹昉笑够了,抹了抹眼角的泪,又打量了一下黄景瑜,发现有哪里不对。

 

黄景瑜看着尹昉的笑容渐渐消失,心里毛毛的同事也注意到了一件事。

 

“你没穿西装?”

两个人异口同声,面面相觑。

 

“呃……今天临下班的时候抓小偷去,没来得及换。”黄景瑜心虚的露出小虎牙。

如果小孟安排的顺利,今晚的婚礼是办不成了。

 

黄景瑜也不想浪费那身专门定做的西服,于是干脆没穿。

 

“哈哈哈。”尹昉干笑了几声,“好巧,我今天临出门的时候被老王叫去商量点家里的事,也没来得及换。”

 

尹昉有些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黄景瑜也打算跑路??

 

应该不会吧……

尹昉环顾四周,看着远处的黄老爷子竭力保持脸上的假笑,和对面一个胖先生聊天。

 

老头都这么拼了,黄景瑜看上去也不是不孝的人啊?

 

“那,我们一会儿再出去吧。”黄景瑜重新带好墨镜,“说是一会儿有司仪什么的。”

 

“哟嗬!你们家还真热闹,请司仪啊!”尹昉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会儿,很快就看到了司仪,心里一万个觉得在婚礼上捣乱再明智不过了。

 

这个司仪,真的太蜜汁土味了……

 

哪有人穿绿色来主持婚礼的??

这咒谁呢这是??

 

 

“尹昉啊。”

 

“嗯?”尹昉转回头去,发现黄景瑜有些紧张。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

 

 

03

 

尹昉刚想问抱歉个啥,司仪就开麦了。

 

噫,这东北口!

 

尹昉满脸黑线,趁着大家伙入座的时候悄咪咪的跟着黄景瑜走到了新人候场的地方。

 

在候场区准备的工作人员看到两人的打扮都稍显惊讶,其中一个甚至还偷偷笑了起来。

 

“她笑啥啊?”黄景瑜有些不解,低头看了眼自己。

 

没什么问题啊!

 

尹昉翻了个白眼。

这傻逼看下面有什么用,他真的不知道头上那个花不拉几的头巾才是关键吗?

 

打定主意不再去看旁边这个大傻瓜,尹昉目不斜视,并开始努力破译司仪的口音。

 

然而,在他看到台下自家兄弟们同样迷茫的神情的时候,他就明白。

 

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诶,你说他们报着什么心态请的这个司仪啊?”尹昉还是忍不住和黄景瑜搭话了,“这口音,你们家人听得懂吗?”

 

黄景瑜讪讪的点头。

“我们家是丹东的,不过我的口音平常不太重就是了。”

 

“那你说几句我听听?”

尹昉来了兴致,咧嘴笑了。

 

在他仅剩的记忆里,自己就没离开过北京,甚至可以说没怎么离开家里的管辖范围,所到之处说不上人人京片子,那好歹也是普通话二甲水准。

 

除了王彦霖。

 

“你干哈啊!”黄景瑜有些羞恼,“我们东北咋惹你了!”

说完这两句,看着尹昉因为憋笑鼓起来的腮帮子,黄景瑜的脸更红了。

 

尼玛啊,这诚实的东北大汉基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尹昉还是没忍住小声笑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他点评黄景瑜这口嫌体正直的行为,外面就响起了掌声。

 

“走吧。”黄景瑜摘下了自己的伪装,估摸着是时候了。

 

好吧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想着小孟虽然平常业务能力不高,胜在不怎么坑队长,所以今晚他还是觉得小孟可以顺利完成任务的。

 

“嗯!”尹昉点点头,听着外面掌声轰动,居然也有些紧张。

 

在尹昉的喜悦的目光中,黄景瑜的愧疚越来越多。

 

这家伙,不会很期待这场婚礼吧?

 

 

04

 

黄景瑜不知道的是,尹昉只是对他终于摘下头巾表示赞许而已。

 

 

05

 

变故就出现在一瞬间。

 

黄景瑜和尹昉两个人刚刚露脸,人群就开始骚动了起来。

 

枪击,劫持,不可说分子袭击,种种突发情况。

 

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只看到一个女人,微凸起的腹部说明了她的身份。

 

女人推开了大厅的门,红着眼睛盯着一个角落。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场面。

 

比以上所用设想都好玩多了!

 

“老大。”

尹帮的一个小伙子悄悄地拽了拽王彦霖的衣角。

 

“一会儿,能喝彩吗?”

 

 

06

 

尹昉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觉得王彦霖一定是对自己积怨已久。

 

否则怎么会给自己找一个绿帽子呢???

 

黄景瑜觉得很窒息。

 

如果说在这世上他最后悔的十大事件是什么,那今天晚上这件事一定可以入围。

 

小孟!

黄景瑜咬牙切齿!

 

你丫不是不坑队长吗!!!!!


 
评论(17)
热度(147)
© 林森森海 | Powered by LOFTER